图书大全世界名著、文化教育、语言文字相关了解

儿童服装创业计划书 创业儿童服装项目理由

admin|
43

特约记者:孙伟

编辑:陈飞雅

虽然近年来服装市场整体增长缓慢,但童装和运动装增长良好。Annier(002875)等童装品牌。SZ)和金发拉比(002762。SZ)也相继登陆资本市场。

最近,另一家专门经营童装的企业,亦拉拉,提交了招股书。与同行相比,依拉拉有着独特的商业模式。公司只专注童装设计(产业链上游)和销售(产业链下游),生产流程外包。这种业务模式大大降低了依拉期间的费用比例,使得公司净利率极高,但也存在潜在的业务风险。

净利率远超同业

,益拉拉的毛利并不突出,甚至低于同行。2018年至2020年,益拉拉的平均毛利率为38.82%。与此同时,四家可比公司,马森服饰和ABCkids旗下的巴拉巴拉、ST Startup旗下的安娜尼尔和金发拉比的平均得分为44.54%,Yilala明显低于同行。易拉拉在招股书中解释称,公司毛利率略低,主要是因为产品集中在棉童装,这是可比公司童装细分品类差异造成的。在马森服装方面,巴拉巴拉主要带儿童郊游,安奈主要带儿童外套、裤子和上衣,金发拉比主要带童装棉和婴儿用品,从童鞋、童装和儿童配饰入手。

在产品毛利低于同行的同时,益拉拉的净利润率却远高于同行。2018-2020年,益拉拉的平均净利率高达21.22%,而上述四家同行公司的这一指标平均值仅为3.82%。从行业龙头马森服饰来看,虽然公司未披露童装和休闲服装业务板块的净利率,但两类业务的盈利能力与毛利率相差不大。2020年,马森服装童装毛利率比休闲服装高6.5个百分点,2020年童装占总营收近70%。马森服装的整体净利润率基本可以反映童装的净利润。马森服装近三年的平均净利润率只有7.95%,也就是说,益拉拉的净利润率比巴拉巴接近三倍。

“毛利低,净利润高”最直接的原因是期间费用比例的压缩。2018-2020年,balabala、ABCkids、Annaier、金发拉比四家可比公司的平均费用率为36.33%,而同期Yilala的费用率仅为10.89%。

亿拉拉的费用比例与同行商业模式的差异,主要源于亿拉拉独特的商业模式:在童装行业价值链中,亿拉拉只专注于上游自主R&D设计和下游品牌分销渠道体系建设,在中游制造环节采用外部加工和劳务外包模式。也就是说,益拉拉采用资产轻战略模式,在这种模式下,公司管理人员少,资产折旧少,管理费率低于同行业。

对于亿拉拉的下游销售,采用分销模式。2018年至2020年,益拉拉来自分销模式的收入分别占主营业务收入的81.45%、80.08%和83.11%,而可比公司主要采用直销和加盟店销售。分销模式不需要建立自己的销售渠道,销售费用比例低于可比公司。从每1亿元收入需要分配的销售人员数量来看,益拉拉只需要17人,明显低于同类收入规模。可以和金发拉比,安娜尼尔,圣

虚拟经营模式利弊

中国品牌童装的商业模式基本可以分为三种:垂直整合运营、虚拟运营和品牌专业零售商。虚拟运营模式是指品牌主剥离非核心或不擅长的生产、加工、仓储和物流,专注于产业价值链中附加值较高的核心业务环节。依拉拉采用这种运营模式。虚拟商业模式避免了“重资产”和有效的生产环节 购原材料并安排生产,这时产品价格已锁定但生产成本尚未确定。衣拉拉主营业务成本中直接材料及加工费的占比较高,两者合计占主营业务成本比例在95%以上,若订货会后人工成本上升或原材料价格大幅波动,将对公司盈利稳定性产生不利影响。

虚拟经营模式下,童装企业对生产和销售环节掌控能力弱,核心竞争力更依赖于产品研发、设计能力,但从研发投入看,衣拉拉甚至还低于同业。2020年末,衣拉拉技术人员数110人,绝对数低于大部分同业。2020年公司研发费用810万元,研发支出绝对数和研发支出占营业收入比例均大幅低于同业公司。


从无形资产来看,衣拉拉无形资产主要为土地使用权,2020年土地使用权占无形资产96.59%,其他无形资产(含软件、专利权、非专利技术、商标权等)仅占3.41%,绝对额为61万。同时,公司专利权仅有10项目,其中发明专利5项。衣拉拉研发、设计家底并不厚实。


近三年衣拉拉业务发展也进入瓶颈期,2018年—2020年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7.57亿、7.49亿、6.73亿,处于缓慢下降通道。作为一家虚拟经营模式企业,衣拉拉亟需靠研发、设计投入驱动业务发展。


0条大神的评论

发表评论